<rp id="e1j8h"></rp>

        1.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English
          首 頁   關于協會  組織機構  協會動態  學術會議 科普宣傳  對外交流  癌癥康復  期刊雜志  繼教科技  科技獎勵  協會黨建  會員服務 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抗癌協會  >  學術會議  >  學術研討
          《中國惡性腫瘤學科發展報告(2021)》——頭頸腫瘤未來展望篇
          2022-08-09 08:40  稿源:中國抗癌協會

            概述

            頭頸部腫瘤主要包括口腔癌、鼻咽癌、喉癌、下咽癌和甲狀腺癌。其中,由于頭頸部大部分器官均與外界相通,鱗狀細胞癌占90%以上。2021年中國新確診頭頸癌患者約14.8萬,因頭頸部腫瘤死亡的病例數將近7.8萬且呈現增長趨勢[1]。70%~80%頭頸部惡性腫瘤患者確診時已是局部晚期或晚期,經傳統綜合治療方案治療后仍較易復發和轉移。近兩年,頭頸部惡性腫瘤的治療新進展主要集中在綜合治療方案的改進,以及免疫治療、靶向治療等新治療模式的推廣和應用,但仍然存在一些問題。本文就2021年度頭頸部惡性腫瘤(甲狀腺惡性腫瘤參見有關報告)未來發展進行概述。

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1.鼻咽癌免疫治療

            鼻咽癌的免疫治療探索還在繼續,繼針對復發轉移的晚期鼻咽癌之后,抗PD-1單克隆抗體是否可以用于局部晚期鼻咽癌的誘導,同期及輔助治療這樣的大型Ⅲ期研究也正在開展。對于局部晚期鼻咽癌患者中的高風險人群,選擇輔助卡培他濱節拍化療可以降低疾病復發和轉移風險,同步放化療后出現局部復發的患者,在可手術的前提下,選擇內鏡手術治療相比再程放療可以讓患者獲得更好的獲益,而且安全性良好。相信在未來,更多臨床研究數據會為患者提供更安全、有效的治療選擇,不斷為鼻咽癌的個體化治療提供了更多的證據。

            2.頭頸部鱗癌放療聯合免疫治療前景

            目前放療聯合免疫還有很多值得研究的方向,未來或許可先進行一個免疫治療先導期,從中篩選出免疫治療獲益的人群,再進行放療聯合免疫治療,可能會進一步提高生存。還有多項在局部晚期頭頸鱗癌中使用PD-1抗體的大型隨機對照試驗正在進行,有望在今年發布結果。

            3.晚期頭頸部鱗癌免疫聯合治療前景

            納武利尤單抗(anti-PD1)聯合伊匹木單抗(anti-CTLA4)vs. EXTREME方案一線治療R/M HNSCC是一項III期臨床研究[20],共納入947例既往未接受治療的 R/M HNSCC患者,隨機以1:1 接受納武利尤單抗 (3mg/kg Q2W)聯合伊匹木單抗(1mg/kg Q6W)治療或EXTREME 方案(西妥昔單抗 + 順鉑/卡鉑 + 5-FU Q3W給藥6個周期,之后西妥昔單抗單藥維持)治療。主要終點:總生存期 (OS) 和 CPS≥20人群OS。

            結果顯示,在全人群中NIVO+IPI組和對照組OS分別為13.9m和13.5m,無顯著性差異。CPS≥20人群,兩組OS分別為17.6m和14.6m,兩個終點都未獲得陽性結果。兩組ORR分別是24%和37%,PFS分別為是3.3m和6.7m,但雙免疫治療組緩解持續時間更長,DOR分別是16.6m和5.9m。在CPS≥20人群,兩組客觀緩解率相當,分別是34%和36%。生活質量方面,CPS≥20人群改善更顯著,且雙免治療組安全性更好。該研究顯示相比分子靶向化療,雙免治療并未改善OS和提高ORR,但顯示出免疫治療緩解持續時間長和毒副反應輕、改善患者生活質量的特點。

            4.晚期頭頸鱗癌免疫新輔助前景光明

            一項帕博利珠單抗用于晚期可切除HNSCC的新輔助+輔助治療的臨床研究[21],術前7-21天接受一個周期的帕博利珠單抗(200 mg IV)治療,術后根據病理情況,分為高危組(切緣陽性、淋巴結包膜外侵犯)和中危組(≥N2、T4、T3口腔癌),分別接受帕博利珠單抗+放化療和帕博聯珠單抗+單純放療。研究主要終點為1年無疾病進展生存(DFS),次要終點包括總生存期(OS)等。

            研究結果顯示1年DFS分別為68%和91%,1年OS分別為91%和100%,2年OS分別為54%和96%,病理緩解率達38%,其中8%為主要病理緩解(MPR),且病理緩解率與PD-L1表達水平顯著相關。主要病理緩解患者的免疫微環境發生明顯變化,表現為巨噬細胞和肥大細胞浸潤增多。

            在此研究的基礎上,評估了帕博利珠單抗新輔助單周期 vs. 雙周期治療的療效。研究主要終點為1年復發率。結果顯示兩個周期的帕博利珠單抗新輔助治療耐受性良好, 28例患者可進行主要終點評估。pTR-2(即病理緩解大于50%)發生率42.9%(12/28),其中4例MPR,包括1例原發部位的完全病理緩解(pCR)。沒有手術延遲。兩周期治療使pTR-2率提升至2倍(44%vs 22%),說明通過增加治療周期數和治療間隔,可以提高pTR率。2周期治療有28.6%患者出現臨床降期,而單次新輔助只有19.4%。

            【主編】

            張陳平    上海交通大學附屬第九人民醫院

            【副主編】

            季 彤    上海交通大學附屬第九人民醫院

            鄭向前    天津醫科大學附屬腫瘤醫院

            【編委】(按姓氏拼音排序)

            任國欣    上海交通大學附屬第九人民醫院

            朱國培    上海交通大學附屬第九人民醫院

            曹 巍    上海交通大學附屬第九人民醫院

            參考文獻

          [20]Argiris A, Harrington K, Tahara M, et al. LBA36 Nivolumab (N) + ipilimumab (I) vs EXTREME as first-line (1L) treatment (tx) for recurrent/metastatic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of the head and neck (R/M SCCHN): Final results of CheckMate 651. Ann Oncol. 2021; 32(Supplement 5): S1310-S1311.

          [21]Wise-Draper T, Takiar V, Mierzwa M, et al. Association of pathological response to neoadjuvant pembrolizumab with tumor PD-L1 expression and high disease-free survival (DFS) in patients with resectable, local-regionally advanced, head and neck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(HNSCC). J Clin Oncol.2021; 39(15_suppl):6006-6006.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版權所有:中國抗癌協會 | 技術支持:北方網 | 聯系我們
          津ICP備09011441號

          前女友活儿太好一直忘不掉
            <rp id="e1j8h"></rp>